Prions

Sensation

#我有預感我將投下大雷,請太太們務必要看清前言

#通常運轉中的巨大OOC+某種AU(反正沒打棒球)

#感情潔癖or身體潔癖的太太請止步

#是御澤、樹鳴下的鳴御鳴

#御澤+樹鳴成分超淡

#開頭有些微性描寫(鳴御鳴),請確認自己能否接受

#感到不適要盡快逃跑!!!

如果以上都ok,ready?

先謝謝有勇氣點開的你,不論有沒有讀完


http://telegra.ph/Sensation-10-02

.

.

.

.

.

.

後記:
先謝謝看到這裡的你;;以下大概還是雷發言注意!
在鑽A裡最喜歡的角色不意外是御幸XD但是印象最深刻的是鳴,最近重刷了一下動畫,只有鳴說「唯...

【御澤】Invisible

※記梗 目前寫不出全部只能超小段子(。

※OOC+令人不舒服

※參考乙一〈SO-far〉的設定


<Miyuki Side>

澤村還沒回來嗎?御幸看著陰暗的屋子放下背上的行李。也是啦,畢竟大吵一架後他就因為比賽而趕往別地。這麼大的爭執有多久沒發生過了?泡在浴缸裡的他仰起頭用差勁的視力盯著天花板,蒸氣瀰漫,一切都比原來更加模糊。

凝結的冰涼水珠不停從天花板滴落到他的臉龐。搞什麼啊?明明就只是普通水滴,搞得自己好像在哭一樣。道歉禮物該買什麼好呢?

阿、對了,上次車站前的甜點店新推出了奶油捲,那傢伙應該會喜歡吧。到時候該怎麼把道歉說出口呢?是普通的拿出蛋糕盒後...

收到漂亮的糕點OuO
新年快樂

【濱虎】Start

#正太段子

#以前喪心病狂的我

#其實我還蠻愛濱虎的嘛

#OOC


「那個,我是Art,請多指教。」雖然白皙的小臉表情十分鎮定,絞著衣服下襬的小手卻透露出紫髮的緊張。

眼睛睜的大大,看著對面似乎也不擅長找話題的室友,對方搔了搔臉,低聲說了句:「Nice,請多指教了。」

在名字介紹完後,整個臥室蔓延一股尷尬的氣氛,最後Art打破沉默:「如果不介意,我先去用浴室?」「喔,好。」含糊的回了句,褐髮孩童翻了個身,躺在床上。

『學校』是孩童至成人在與同儕相處的環境互相學習的地方,人際關係也是在此培養。

至於合得來的人,是叫朋友吧?睡著前Nice想著這句話。

「阿,那是我的床........

【濱虎】心魔

#段子

#有好朋友寫的延長版後篇「孤獨」自己找(ㄍ

#OOC

#啊我的青春......(遠目

有時候,「不安」這個心魔會在耳邊細語。

「你可以,站在跟他一樣的角度嗎?」

「哀呀哀呀別說笑了,這是努力也無法達到的事喔。」

「羨慕嗎?能在天空翱翔的老鷹。」

真是夠了。

「Art。」躺在旁邊的Nice輕聲喚著背對的他,傳來布料的摩擦聲,然後是一個溫暖的擁抱。「在想什麼?」

「沒什麼。」轉過身,與Nice頭靠著頭,他抱緊對方。

老鷹偶爾會停在遠方最高的那座山休息。

所以、

只要爬到那座山,就是同樣高度了吧?

濕潤的觸感從額頭上傳來,讓Nice怔了一下,看著眼前眨著美麗雙眸的...

【濱虎】契機

#看我把幾年前的舊文丟上來(

#OOC

#其實我發文只是在複習我愛過那些CP


Nice對於室友睡覺時間時常不在感到不以為意。

反正也不是很熟,不關他的事。

開始在乎是從哪天開始呢?阿,就是半夜無論如何都好想喝果汁吧。

也不知哪根神經接錯,特別想去買罐訓練室旁邊販賣機才有的果汁。

早知道就不去了。

半掩的門透出些微亮光,從裡面傳來喘氣聲。

又是個神經接錯,好奇的往裡面看去,紫髮的少年正在使用訓練設施。就是旁邊是兩個輪子中間有一根桿子需要在半空中撐起身體並滾動前進,測試基本體能的設施。

啊,是那個半夜不睡覺的室友。

對於旁人,他一向不在乎。

因失敗而難過這種事,完全理解不能。

如果「天才」是只在某方面過...

【FA】What is more important than fear?

#段子

#手感練習

#後續想寫絕望的伊莉莎白與可愛的魔鬼

#OOC


伊莉莎白從柔軟的大床醒來。

房內的燈光,永遠都是那般昏黃,她想。翻身下床,穿好破舊的紅鞋,準備去赴魔鬼的午茶約會。

要說因為一瞬猶豫而停留此處,不感到後悔是不可能的。

畢竟是噩夢嘛。

縱使有許多自己淺意識所希冀的東西,也免不了對於此處的恐懼。

門外的老鼠不足為懼,明明知曉這是是夢境、虛假幽深之地,卻腳步停頓,該說是愚蠢還是可笑呢?

「伊莉莎白。」蒼白的魔鬼彎起嘴角,瞇著眼,說:「今天你遲到囉。」不帶溫度的陽光灑在它身上,襯著身上暗色系的衣物,給人混亂的不協調感。

少女不發一語的坐上梅菲斯特替她拉開的椅...

【靜臨】Fight?

#段子

#OOC、OOC、OOC(很重要說三遍

#練手感勿當真

#我好好奇寫這樣有沒有過線,挑戰尺度...!


「喂──小靜這樣就不行了?」臨也坐起身,用內壁擠壓對方埋在自己體內的肉塊。紅寶石般的雙眼因為剛剛的激情而顯得迷濛,紅豔的唇勾起狡詐的笑容。「呼呼,真不是男人啊。」

「跳蚤,你有本事就從我身上滾下去啊?」感受對方惡意的收縮,生理慾望雖然馬上被激起,靜雄卻懶洋洋得動也不想動。真想點根菸阿。卻被那個扭曲的男人壓在床上動彈不得。

想要宰了他的心情依然在心裡猛烈地澎派著,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性愛是他們短暫的休兵。靜雄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接受了這樣一段不明不白的關係。第一次是現在...

© Prions | Powered by LOFTER